樊胜美:我这样的女人,嫁给谁都不会幸福!

女性生活有渔游戏

《欢乐颂》从第一季播到现在,最具争议的人物应该就是樊胜美了。她身上有着太多具有争议性的话题,比如:原生家庭、重男轻女、拜金等等。

 
随便拎出一个来,都可以在网络上引起热议。

不得不说,樊胜美真的有毒。

而在现实生活中,和樊胜美一样的女生还真的是不在少数。

One

心越穷,越没人帮。

三十岁的樊胜美,在上海摸爬滚打了好几年,坐上了企业HR经理的职位,洞悉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。结果这一切,不是让她越活越通透,越活越自在,反而让她负能量爆棚。

她觉得自己穷,整天说:“我们这种穷人啊,跟你们这些有钱的富二代不一样……”

她知道自己很穷,却永远不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会穷,是因为工作不够努力,还是因为原生家庭的拖累?

她把自己人生失败的原因都归结于自己的原生家庭,归结于自己没有生在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,归结于自己迟迟没有傍上一个愿意为她挥金如土的大款。

她觉得自己是外地女人,她这样“警告”关关和小蚯蚓:“我们这种女人啊,不能在没出息的男人身上冒险。”

哪怕看到关关多吃了几口饭,她都要上来抱怨两句:“我们这种女人啊已经不能像你们年轻人一样大吃大喝了……”

明明只有三十岁,却愣是把自己搞成了哀怨连连的“黄脸婆”。

而有钱男人之所以看不上樊胜美,不是因为她的原生家庭,而是因为她内心深处的穷人心态,以及她急功近利的势力嘴脸。这个女人明显就只是想从你身上捞点钱,你又何必对她付出真心呢?

所以高富帅们不是说只能找安迪这样的白富美,而是只有安迪那样的心态,才能给他们平等的爱情,这种爱情没有物质,没有“买卖的成分”,所以更加美好更加珍贵。

Two

这不是孝顺,是没有原则。

讲真,消极不是樊胜美最大的问题,面对原生家庭无法守住自己得底线,无法保护自己才是她最大的问题。

樊家,传说中的无底洞。

不务正业专捅娄子的哥哥嫂子、瘫痪在床的父亲、无知愚昧的母亲,还有一个小小年纪、很有可能需要由她来抚养的侄子。

他们每一个都像吸血鬼,牢牢抓着她,吸她的钱,抽她的精力,一分一毫慢慢地榨干她。

她的心软,换来的是变本加厉的压榨;她的强硬,换来的是一句句没良心。

她工资不算低,但要维持她在上海的日常开销,买好的化妆品护肤品,衣服鞋子包包,哪一样她都无法割舍,每个月还得给家里寄生活费,以及应付一家人的各种突发事件,整个樊家人都寄生在樊胜美一个人身上,他们像一座大山一样,压得樊胜美喘不过气。

在我们这些局外人看来,遇到这样的吸血鬼父母当然是不给,远离。

可事实上,樊胜美万万狠不下心去拒绝父母的要求,即使她深知帮哥哥擦屁股并不是她所必须履行的义务。

而樊胜美的哥哥之所以一再成为啃食她人生的蛀虫,也是因为樊胜美的纵容与心软,她亲手“栽培”了这个只会惹麻烦的寄生虫。

樊胜美没有义务、没有责任管她哥哥的那一堆破事,而她之所以管不停是因为母亲的苦苦哀求。

正因为血浓于水,所以子女对父母的要求有求必应。被吸再多的血,也只能当认命。这是我们恨铁不成钢的地方,也是樊胜美被折磨的地方。

如果父母对你的要求是错的,你还一味坚持,这不是孝顺,这是愚蠢,这是助纣为虐,是没有原则。

Three

只有你自己,能够拯救自己。

糟糕的原生家庭让樊胜美缺乏应有的安全感:父母重男轻女,哥哥惹事不上进,侄子年少懵懂…她永远在努力挣钱去填补原生家庭的无底洞,她觉得归根到底是因为她家穷,她想要很多很多的钱,她以为这样就拥有了安全感。

然而,她想到的赚钱方法不是努力工作,而是做捞女傍大款。

早在《欢乐颂》第一季,安迪就已经看出,樊胜美虽然是资深的HR,但却是办公室里的老油条一根。她态度不认真,工作不积极,眼里只有各种名牌,心里想的都是如何钓到金龟婿。

而她装出来努力工作的模样,也只是为了赢得男人的好感,提高自己在“两性市场”上的身价,然后更加心安理得地去傍大款。


对比之下,再看看富二代曲筱筱,过年的时候都要飞出国谈生意,真的是比你优秀的人,却比你还要拼命还要努力。

关关也是有很努力地在工作,下班回到家也要加班赶方案,而邱莹莹则每天为了自己的业绩奔波,就算是失恋了也要振作起来,挨家挨户地去做销售。

华尔街出身的安迪就更不用说了,每天工作到凌晨,令人敬佩不已。

只有樊胜美,似乎才刚刚开始她的新工作,似乎总是摆脱不了吸血家庭的魔爪,似乎总也没忘记严格要求王柏川。她似乎是走得最慢的一个,也是走得最累的一个。


生活中遇到困难的时候,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依靠自己,而是去向自己身边的男人求助。

当樊胜美的爸爸中风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危在旦夕的时候,她拿不出十万块的手术费,她找经理预支工资,经理不同意,她立刻就想到了最近刚傍上的富二代——曲连杰。

结果却被曲连杰连蒙带骗地给糊弄了过去,还遭受了曲筱绡的讥讽。

樊胜美啊樊胜美,你永远都想着依靠别人获得救赎,却始终不明白,其实最能够拯救自己的,不是别人而是自己。

Four

爱情不应该沦为你唯一的救赎。

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,无依无靠地飘在上海,她着迷于这座五光十色的城市,渴望一天能成为它的主人。她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,家庭的重担几乎要压垮她,要找一个条件优越的人一起分担,不是不能理解。

但理解不代表认同。

通过嫁人解决困境,将负担转嫁给他人的方法绝不是樊胜美们的最佳出路,嫁个有钱人,也并不能解决她和巨婴家庭的问题。


爱情从来都是强者的糖,不是弱者的药。

而樊胜美似乎永远都不懂得这个道理。

第一季里,樊胜美每见到一个男人,都势必要从他身上捞点油水。

与老同学王柏川久别重逢,樊胜美就顺势从他身上捞了点儿奢侈品,一点儿拒绝的意思都没有。得知王柏川不过是个刚开始创业没什么钱的小老板,她立马就变了脸色,还当众嘲笑她的车是租来的。


而在《欢乐颂2》最近更新的几集里,樊胜美和王柏川爆发了矛盾,在车上大吵了一架。

一架吵完,这对患难小情侣就分手了。虽然挺让人揪心的,但想起之前的种种细节,你会觉得他俩分手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安迪不理解樊胜美为什么要把所有的人生愿景都寄托在王柏川身上,其实这也是导致樊王二人分手的最主要原因。


过年期间,樊胜美家里家务多,王柏川塞给她一沓钱,让她暂时找个保姆缓解下压力。樊胜美没要,看似鼓励地对王柏川说,等她管他借十万块他都不眨眼的时候,那自己就不苦了。

可见,樊胜美是把解救自己与王柏川是否有钱捆绑在一起的。


安迪有一句话说的很对:在那些没有信心靠自己的奋斗找到前途的人们当中,你很难找到独立的精神和坚强的个性。在这一点上,樊胜美和她的家人很像,除了无休止的依赖和榨取他人,从来不曾依靠过自己。

大多数不相信自己实力的女人,都只能把自己的人生寄托在男人身上。她们用尽心力去维持一段关系,哪怕输掉尊严也在所不惜。

而幸福的前提却是这个女人有自己的追求与个人生活,拥有最好感情的前提是你随时可以离开这个男人。

用一句亦舒的话来说:你怎么敢把人生托赖给一个男人?


或许,我们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樊胜美。

她们渴望获得捷径,渴望不用付出努力就可以轻易获得自己想要的一切。

然而,人生的吊诡之处就在于,你永远都无法找到这样一条捷径,所有的付出与回报都是成正比的。而所谓的捷径,也只不是是在外人看起来的光鲜亮丽轻而易举罢了。

你能够拥有一个怎样的归宿,其实全看你自己啊!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