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公和第三者分手却来找我哭诉

女性生活有渔游戏

平地起惊雷

2001年,我刚开始做生意,在青山练摊。我对面的摊位是一个叫萧洪的小伙子,他经常向我表示好感。我对父母说了,他们表示反对,因为他的家庭条件不太好。我是个乖乖女,听父母的话拒绝了他。但是后来,一件事情让我改变了主意。

记得他母亲患子宫肌瘤住院动手术,他每天上午出摊,下午回家煨汤送到医院去,然后陪伴母亲。整整一个月他都是这样过来的,却没见他有一句怨言。我的心被他打动了。我想,他能对母亲如此孝顺,对爱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。而且,他做生意肯吃苦,应该是个靠得住的人。

我说服了父母,跟他谈起了恋爱。半年后,我们把两个摊位合并到一块,一起做起了生意。我们的生意越做越大,后来做到了汉正街。1999年,我俩顺理成章地结了婚。2006年,我生了个儿子。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,我感觉很幸福。

不幸的事情总是平地惊雷,让人措手不及。

带儿子很辛苦,每天,刚刚把儿子哄睡着,我就累得睁不开眼了。儿子身体不好,4个月大时,有一次感冒住院,花了7000元,萧洪很心疼,跟我吵了起来,怪我没带好孩子。我觉得他太不体贴人了,顺口说了句“离婚好了”,他马上说:“离就离呗。”但过后,我们马上和好了。

此后有十来天,他每天都是凌晨2时才回来。我对我们的感情从来没有过怀疑,以为他只不过是在外面打牌而已,也没当回事。有一天晚上他回来后,把我推醒,说有事要跟我说。我揉着眼睛坐起来,他的话却一下子把我吓醒了。

他说:“我要跟你离婚。”我呆了半刻,心里安慰自己:他肯定是在为前几天吵嘴的事生气,想灭灭我的脾气吧?我问他理由,他欲言又止,最后摆摆手说:“算了,你睡吧,以后再说。”

第二天,我平生第一次翻看了他的手机。在电话簿里,只有一个人的名字我不熟悉:王琼。我拨通了那个号码,是一个外地口音的女人接的电话。我问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她说不知道,我说:“我是萧洪的老婆,有些事想跟你沟通一下。”她说:“这样啊......我来安排时间吧。”

其后一个星期,她没有回音。而萧洪却开始回家跟我闹:“我从来没有爱过你,以前跟你在一起只是把你当跳板而已。现在我找到了想要的生活。如果你不跟我离婚,我就去死。”

我说:“如果我没生儿子,绝对二话不说放你走,可我现在刚生下儿子,你却对我提离婚。我做错了什么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?”他说他也没办法。

以自杀威胁离婚

我担心王琼是看中我们的钱,于是当机立断将我们的账接管了过来,并且坚持要跟他同进同出,不让她有任何干扰我们生意的机会。

我终于等到了王琼的电话。见面时,我特意带上了儿子的照片,给她看,我说:“都是女人,你也应该能够体谅做母亲的心。你跟萧洪谈得来我可以理解,但也应该保持分寸。”

她却一句话将我抵了回来:“你老公自己长了脚,爱往我这儿跑,要找我倾诉,我有什么办法!”我一时气噎,好半天才婉转地说:“可是,你们一个月的感情抵得上我们七年的感情么?他这样对我,你不怕他以后同样对你?”她不屑地说:“我们是真心相爱的。”

他的朋友轮番请他吃饭,劝他不要太忘本。谁知他说:“你们不要讲了,再讲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!”

为了儿子,我宁愿委屈自己。我说可以睁只眼闭只眼,只要他回家。他却说不行,那样对我不公平。可是,儿子才4个月他就要跟我离婚,这难道就公平?我说:“这样吧,我们都给彼此一段时间,你出去住,如果你能跟她过得好,我成全你们,如果过不好,你还回来。”

他搬出去住了,不久,跟她吵了架,他又跑了回来。半夜里,他以为我睡着了,偷偷拎了鞋蹑手蹑脚往屋外走。我哪里睡得着呢,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一片悲凉,干脆对他说:“你要出去就大大方方地出去,我又不拦你,何必这个样子。”

他还是要离,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。有一天,我绝望地跑到江边,给他打了个电话,说如果他再逼我,我就跳江。她当时就在他身边,一把抢过电话,说:“你要跳江我马上割脉。”他也说:“你跳呀,你前脚跳下去,我后脚赶过来跳。”我关掉电话就向水里走去,最后是路人将我拉了上来。

他不但要离,还要我给他3万元钱。我说没有,他转身就冲了出去,往一辆行驶中的卡车上撞去。司机眼疾手快,将车刹住了,跳下来骂道:“你想死别害我啊!”他又冲进屋来,拿起菜刀要自杀。

没办法,他们比我狠多了,再闹下去,受不了的是我。我只有选择离婚,儿子和房子归他,生意归我。签字时我对他说:“我倒想看看你们的爱情到底有多伟大。”他把头一扬,说:“你放心,她说要拿出钱来帮我。”

我们是2008年4月14日离婚的,4月15日,他就催我搬东西走人,她要住进来。我只得在外面租房子住,房租贵不说,还经常搬家。这几年,我就像只蜗牛,一个人拖着自己的行李,东挪西搬,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。

半年后,他又出现了,又是老一套,向我诉苦,还经常在我这儿过夜。他说吵了架,不想回家。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听到他说过得不好,心里就为他难过,就会不由自主。

但是,每次他离开后,我心里都很难受,觉得这样做对不住自己。当初他那么绝情,这么多年我一个人吃了多少苦啊,他现在来找我,一句关心询问的话也没有,只是倒他自己的苦水,我凭什么要当他的听众,做他的垃圾筒啊?

可是每次,他一打电话说要过来,我就没办法拒绝了。在心里,我是把他当亲人一样来疼的,希望他过得好。

我觉得男人做事应该爽快点,要么离婚让我等着他,否则,不要这样三番五次地来找我,这样的相处让我很难受,他到底把我当什么啊?我姐姐后来知道了我们的事,痛骂我:“你还没被他伤够啊?”

我这几年憋了一口气做生意,一直没有找人。不是为了等他,只是不想结婚了。

继续阅读